将军,领证吧

将军,领证吧第26部分阅读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作者不祥 本章:将军,领证吧第26部分阅读

    大力按下,用吻封住了孟怀癫狂崩溃的哭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二天揉着酸痛的腰起床的孟怀,哦不,揉腰只是象征性动作,小将军每次给他输真气加速恢复疲劳,孟怀都不会真正疼到哪里去。

    但是这种天天被人弄得快死又弄活过来的感觉真的不好啊,就算他不是第一次死而复生,这种事习惯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以及他的反攻大计遥遥无期

    下午时分,孟怀和岳云办好手续,来到研究所看管的外面。

    入口处工作人员给他们一人塞了一个头盔,并友情讯问他们是否需要电棒防身。

    孟怀满脸黑线,问工作人员:“难道平时那小猴子不听话的时候,你们都是电棒打的”

    工作人员连忙摇头,但是乱瞟的眼神暴露了他的谎言。

    岳云和孟怀十分无语,明白了所谓的难管教,其实双方都有责任,对这群研究员十分没好感。他们径自走了进去。

    走廊上的房间门都是紧闭的,一直到最里面一间,门上的磨砂玻璃透不出里面的情况。孟怀用钥匙开了锁,推开门。

    屋内是一间类似宾馆的客房。米色的窗帘拉得紧紧的,房间的角落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听见门口的响动,从臂弯里抬起头来。

    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孩,阴森森地望过来,露出两排牙齿。让人心中无端生寒。

    角落里堆着坏掉的玩具,一些疑似毛绒生物的碎块散落在地板上。早些时候送进来的饭菜被吃得很干净。

    孟怀见状把装满毛绒玩具的布袋默默放在了身后。咳嗽几声。小孩阴郁的眼神在他们两个之间转了一下,十分憎恶地抓起手边的盘子朝孟怀砸过去,砸得还挺准。孟怀手忙脚乱地闪开,小孩不依不饶,把够得着的东西全朝孟怀砸过去。还一边诅咒道:“坏人,坏人”

    岳云护着孟怀,脸色铁青地走过去钳住小孩的双手,把他捞起来。小孩乱踢乱打,却不能从岳云手中脱出。

    奇怪的是,小孩突然停止了哭闹,定定地看着岳云,

    红肿着眼,极微弱,却清晰地叫了一声:

    “爸爸。”

    小将军全身徒然僵住,突然觉得自己手劲重了。

    孟怀目瞪口呆地愣在一旁,这是什么神展开

    然而小孩不顾一切地扑到岳云怀里,抱着他脖子呜呜哭起来,边哭边喊:“爸爸,救我。”

    岳云突然间被一团包子缠在身上,还平白无故地冒出来个儿子,在其他方面经验充足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小孩。一边扭过头用眼神跟孟怀交流。

    孟怀准备靠近看看,没想到小孩看到孟怀,又诅咒般的惊恐叫道:“坏人走开”身子在岳云怀里缩成一团,颤道:“爸爸,救我不要让坏人打我。”

    孟怀额头冒出黑线,拜托,反咬一口不要这么快行不当初谁使坏把孟怀他给咬成丧尸的转眼就变成了他是坏人了

    岳云也十分无奈。总不能放任看着自家小受被个小孩子欺负。他当下双手一松。

    “膨。”小孩掉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孟怀:小将军,你够狠。

    岳云拍拍手退回来:“还不是为了你,我的老婆。”

    孟怀脸上再次布满黑线:说了别那样叫我。

    小孩哭了一阵,见岳云不来理他,又气鼓鼓地缩到角落去,对手指画圈圈,一脸委屈。

    孟怀叹道:“看也看了,我们走吧。”

    岳云转身,小孩见哭这一招不好使了,手脚并用地爬过来抱住岳云的腿,摇着他说:“爸爸,救我,痛痛。”

    孟怀乐了:“他怎么就认定你是爸爸呢”

    小孩不甩孟怀,岳云作势要走的样子,小孩才慌忙不情愿道:“因为当初我刚生下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爸爸”

    孟怀郁闷地一口血,小猴子出生时他也在场好不好,为什么人家就无视他了呢还对他那么狠。孟怀感觉自己的玻璃心受到了伤害。

    岳云蹲下身,比小孩还高一个头,他摸了摸小孩的头发问:“为什么要我救你”

    小孩把脚垫高,去蹭岳云的手心,似乎十分依恋他:“那些人都用棍棒戳我,痛痛。都是坏人。他们以前还用针扎我。难受,也不跟我玩。”

    孟怀动了恻隐之心,觉得这小孩贼可怜。他蹲在岳云身边对小孩说道:“要我们救你可以,你想跟爸爸在一起也可以。但是”孟怀露出得意的笑容:“你也得叫我爸爸,而且不许讨厌我,要像喜欢他一样喜欢我。”

    岳云用眼神示意孟怀,这小孩真的肯听话而且收养一只人和丧尸杂交的东西,孟怀家的太上皇和老佛爷不会疯掉吗

    孟怀:没事儿的他们看不出来。这孩子外表多俊呐。好好调教,以后前途无量。

    小孩似乎被吓到了,好半天才艰难地开口:“二爸爸。”

    孟怀闷了一口血,什么叫二爸爸,他才不二

    且不说他们就这样坑爹地领养了一只丧尸小孩,研究所的人员听说他们竟能让这头痛的小孩滚蛋,自然大喜过望。小孩忒待见岳云,一口一个爸爸叫得可甜了,偶尔也不情愿地喊孟怀两声二爸爸。

    孟怀有点沮丧,得把这小家伙调教好了给太上皇那边送过去检阅,到时候如果还是这幅爱理不理的模样,太上皇那边可不是开玩笑的。

    作为现代高智商的知识分子,孟怀开始琢磨育儿经了。

    小孩子其实最精了,要让他跟你亲近,不是要你围着他转得多,而是要让小孩子的好奇心战胜他的臭屁情绪。对你产生好感。

    第一步,先从吃的下手。

    吐槽开始:各位看官,时至今日,对作者文案上那一堆吃的由来一定很奇怪。其实那一堆东西,都是孟怀准备做也会做但是因为篇幅以及作者顾不上的原因没有写出来。作者更不会告诉你们这篇剧情奇葩构思古怪的文章,其实一开始是一篇地地道道真美食文。作为一个吃货放弃了美食去写丧尸,那纯粹是为了逼自己减肥

    言归正传,且不说一日三餐变着花样没有重复过,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也能吃得满口生津。孟怀从农业部的仓库里捞出了几包没过期的qq糖。

    夏日炎炎的天气里,孟怀他们家的小冰箱里却摆着各种用简单材料的做的甜点美食。

    qq糖和牛奶加热调到一起就能做出牛奶果冻,在冰箱里冷冻一夜后就成了小孩最喜欢吃的清凉甜点。

    牛奶加热过滤两遍奶皮,和鸡蛋调在一起先蒸熟再放冰箱冷冻,就能做出好吃的双皮奶。

    还有用胶冻拌上绿豆、砂糖和一些干果,泡在水里冻一夜就成了冰粉。也是收买小孩心的好东西。

    民以食为天这话不假,孟怀一天到晚如此卖力,再加上对小孩关心照顾。问题儿童的心灵一天天地在甜食中融化了

    对此孟怀是很高兴,不久后就能完成大业,怎能不心花怒放。

    不过一天到晚看似最舒爽,有儿子甜甜糯糯撒娇,有老婆开发美食的岳小将军,最近愈发感觉糟糕了。

    夏天了天热,岳云和孟怀把床铺搬到客厅的地板上,铺上凉席,这样容易入睡。小孩的床在书房,给他弄了个带凉席的小床。

    大概是孟怀喂小孩长胖了不少。半夜有时会被热醒,他怕黑又怕一个人,睡不著之后就会跑到客厅来,挤到岳云旁边睡。

    他们都睡着还好,要是偏偏他们那时候没睡,还在做某些少儿不宜的运动,那就糟糕了。

    为了不教坏少年儿童,多少次金枪不倒的小将军憋得内伤,又重新过回了那种浇半条扬子江的日子。

    孟怀倒是松了一口气,夜夜笙歌他是真的吃不消了。小孩子是个不粗的挡箭牌。

    就这样一次两次三次终于小将军的欲火哦不,怒火积到一个临界的爆发点。

    夏天两人身上只盖一层凉被,赤裸半身,穿着裤衩,好不容易等书房那边的动静变小。岳云翻身骑到孟怀腰上,把他的裤衩往下扯。孟怀浑身因为燥热泛起水渍,汗津津的身体十分诱人。岳云从小腹一路按捏下,千百次地摩擦着早已熟悉,却怎么也要不够的身体。

    孟怀这段时间精神不错,不过他受过不少教训,抓着岳云一只手道:“你悠着点。”

    岳云回应他一个绵长湿润的吻,吮吸着他唇舌间独有的气息。

    衣衫尽除,肌肤相贴,薄薄的汗覆盖在身上,更增添一种躁动的情绪。岳云喘道:“我们待会一起洗澡吧,忍不了了。”

    说罢在枕头下面摸索着润滑剂。

    摸了半天没摸到。

    岳云诧异道:“你藏起来了”

    孟怀无奈道:“怎么可能,估计是客厅里走来走去的,被踢到哪个角落了。”

    岳云英俊的眉眼一挑:“怎么可能会走到床上算了,哪天再找。”

    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是就算忍得爆体而亡,也不可能不润滑就进去。于是岳云忍下千般心悸,一路从孟怀的胸膛吻到小腹,然后用唇舌去刺激孟怀的敏感处。

    岳云不常这般弄,技术却意外地不错,孟怀舒服得直哼哼,他握着岳云的白发,对这人从来都是爱大于欲,因此甘心承受他不知疲惫的索取,即便这让他痛苦,可他依然愿意献出自己让岳云快乐。

    高嘲在美妙的刺激下来得很快,岳云就着洁白流淌到腿根的液体去润滑孟怀的私处。开拓着柔软温暖的密岤,只属于他一个人能占有的地方。想到此节,岳云身体又一阵。

    偏偏这时候,书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小孩揉着眼睛,刹着拖鞋走到客厅,软软道:“爸爸,我好饿。”

    他眼睛揉亮,却看见了这少儿不宜的一幕

    岳云坐在孟怀身上,抬起他一条腿架在肩上,一手伸到他的腿缝中去。

    小孩疑惑道:“爸爸,你和二爸爸在干嘛打架吗”

    岳云和孟怀石化了数秒,以迅雷不及掩耳拉上被子盖住。岳云脸色潮红,怒道:“没,你快回去睡觉。”

    小孩走到他们的凉席旁边坐下,对手指道:“不嘛,我好饿”他眨眨眼睛垂涎欲滴道:“我要吃冰冰。”

    看着岳云那咬牙切齿又无法发作的模样,孟怀忍笑忍得肠子都要断了。他穿上裤衩,对小孩说:“乖,吃了就回去啊。”

    其实小孩不该半夜吃东西,但是为了把人打发回去,只好破这一次例,否则今晚小将军的怨念一定会把地板坐穿的。

    孟怀从冰箱里取了不是太冰的牛奶果冻给小孩吃,小孩吃得满嘴都是牛奶碴,孟怀给他抹干净,又把人抱回书房去。小孩还想赖在客厅不走,岳云直接把人关进书房然后把房门锁了。

    “喂,你不能让小孩留下阴影啊。”

    岳云怨念道:“不把他锁起来,他才会留下阴影好不好。”

    然后又把孟怀压在凉席垫上势吻,准备兴致盈然地进入,忽然发现一个糟糕的问题。

    用来润滑的那什么干了。那地方又紧得跟最初没两样。

    一瞬间,岳云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孟怀不知死活地说道:“要不今天就算了吧。”

    岳云显然不甘心,眼光环视房间一圈,忽然眼神一亮。翻身起来拿过装牛奶果冻的碗,挖了一勺雪白的软软的胶冻体。

    孟怀头皮发麻:“你准备干嘛这不科学”

    话音未落,岳云已经面无表情地把果冻抹在孟怀的胸膛上。孟怀倒吸了一口冷气,火热的身体突然接触到冰凉的软体,岳云用手把果冻抹平,然后低下头细细把他的身体舔了个遍,冰凉的胶体与火热的唇舌交织着刺激身体,孟怀喘叫频频,敏感的身体瘫软下去。身上散发着牛奶冰甜的味道,让人禁不住细细品尝。忽然他惊叫着弓紧了身子,岳云咬住了他茱萸周围的果冻,齿缝若有若无地摩挲着他涨红的顶端。

    孟怀难堪道:“别那么玩唔”感到岳云抓了一把果冻塞到自己后面的岤口,用几个指头轮流送进去。孟怀猛地绷起上半身,眼神涣散,那种冰麻的感觉从后面往里面延伸,受到刺激的地方迅速收缩,却抵挡不住从体内缓缓升起的空虚感。

    然后岳云又把果胶捏碎敷在自己的上面。就着润滑过的甬道,一下直没到深处,紧致内的果冻被挤碎,冰凉与火热交替覆盖了孟怀的神经,他禁不住频频喘叫起来。

    岳云发现润滑后的抽送很容易,便加快了频率,胯下白液飞溅,也不知是果冻还是蜜水。孟怀一边情不自禁的呻吟,全身滚烫,大颗眼泪流出。那模样真是我见犹怜,让岳云呼吸更加急促,加快了频率,又抓了一把冰凉的果冻按在孟怀火热的胸膛上。然后在深深顶中阳心的同时,埋下头在孟怀乳尖上重重咬了一口。

    几下敏感同时的刺激,孟怀竟然叫都叫不出来,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也不知道岳云做了多久,孟怀隐约记得后来岳云抱他去浴室的时候又要了他一次。身上的糖分黏着汗,洗了好几遍才干净,后面也应该洗了很多遍,也不知道是不是受这个刺激,让岳云抱他回来拥着睡觉的时候,孟怀迷迷糊糊的,又要了他一次,还是两次谁知道,反正孟怀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果冻什么的,这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啊

    至于被锁在房间中的小孩,开始画圈圈。呜呜,他明明把爸爸和二爸爸枕头下面那个道具给丢了,为什么他们每天晚上还能拍打架的戏呢小孩当然知道他们不是真打,那就是在拍戏了吧,没有道具也可以拍吗

    只能说,小孩,你太纯洁了。

    完

    久久 en2  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eb2o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全本小说。</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领证吧》,方便以后阅读将军,领证吧将军,领证吧第26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领证吧将军,领证吧第26部分阅读并对将军,领证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