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请勿动粗

首席请勿动粗第35部分阅读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作者不祥 本章:首席请勿动粗第35部分阅读

    办”潇白问道,总不成放在这里不管了吧,虽然是个坏女人但终究还是个活人呢,而且说不定现在伊子蓝这个样子还需要那个女人的帮助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等会自然会有人來收她,我不会放过她的。”洛夜看了一眼孙筱然,然后跟潇白离开了这里。“

    潇白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这时候的洛夜那眼神跟地狱里刚上來的修罗可沒两样。他能安好的在洛夜的眼皮底下活着真的是太感谢上苍了。

    两个人带着伊子蓝匆匆离开了这里,外面的几人看见洛夜他们平安出來也都松了一口气,妮子哭哭啼啼的跑到洛夜怀里然后跟着他们回家了。

    o74 询问真相

    “怎么样”

    伊子蓝又回到了那家医院,可怜的医生见到这群人腿都发软了,暗暗思索着伊子蓝的身体怎么那么娇弱又出问題了,却因为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气势也不敢说什么,乖乖的把伊子蓝给推荐了检查室。

    而潇白在给伊子蓝又喂了几颗药之后带着青山跟彦杰离开了这里。

    刚才那句就是彦杰问的潇白,这些日子因为伊子蓝的事情大家都沒有睡好,彦杰小小的眼睛里已经有了几丝血丝。

    潇白说:“彦杰,你放心天下沒有我治不好的毒。”潇白的语气里有些安慰,有些沉重,但只要是一个人就可以听出潇白语气里的担心,更何况彦杰还是一个早熟的孩子。

    彦杰打掉潇白放在他头上的手,潇白微微有些尴尬,这臭小子,能不能尊重一点他这个比他大很多的老人

    “为什么我妈咪一见到妮子就爆发了”

    彦杰询问着。

    潇白想了想然后说:“通过我刚才在医院的观察再加上我之前的猜测,孙筱然起先是给你妈妈的体内注册了一种剧增因子。

    后來这种因子因为某些原因会慢慢的失效,然后孙筱然为了再次控制你妈妈就给你妈妈注册了另一种试剂,从而让你妈妈再次陷入她的圈套他就更好的可以利用你妈咪了。

    只不过孙筱然的毒术并沒有我们想象中的精湛,孙筱然给你妈妈注册的时候是个半吊子而且孙筱然也急于求成,所以你妈妈才会只听孙筱然的话,但如果孙筱然不给你妈妈下达指令的话,你妈妈是跟个机器人一样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的。

    这也就是在南宫嫣偷袭孙筱然的时候,你妈妈明明看到了却沒有阻止的原因。也幸亏了这样南宫嫣的偷袭才会成功,这一点漏洞当时孙筱然是沒有预料到的,所以今天孙筱然才会被我们制服。

    而至于为什么你妈咪见到妮子会爆发,这个原因恐怕就是那个暴力因子了,暴力因子的效应虽然已经消失了一大半,但也还是存在的,而当时孙筱然给你妈妈注册这个暴力因子的时候施定的咒语就是要你妈咪亲手杀死你跟妮子,我想应该是你今天跟妮子同时出现所以刺激了妈咪的原因吧”

    潇白说了一大段话,潇白觉得彦杰这个孩子能够经受的住,而确实彦杰也沒有让潇白失望。

    彦杰跟青山也认真的听着然后看看三人的结果有什么不同。

    “你们有什么办法吗”潇白看着这一老一少思考的样子,潇白把目光转向了青山,毕竟青山是阅历最丰富的。

    “按照你说的,这种药剂已经深入我宝贝徒弟的五脏六腑了吗”

    青山询问着。

    “是,这也就是孙筱然的目的吧。”

    “孙筱然那个恶毒女人还沒有死, 我们不如去问她要解药,如果她不给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青山愤愤的说着,她宝贝徒弟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太讨厌了。

    潇白也同意青山的这个决定,既然是孙筱然下的毒,那么孙筱然就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潇白转过头看着彦杰发现彦杰只是一个沉默不语。

    潇白以为彦杰是在担心伊子蓝的安危也沒有说什么,毕竟彦杰还小。但潇白不知道的是,彦杰的心里在想着要不要说出孙筱然的真实身份,如果孙筱然知道了的话,会不会放过伊子蓝一马

    可孙筱然知道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孙筱然会不会更加偏激再來孙筱然会不会相信这也是一个大难題,彦杰的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脸小脸上满是愁容,他不能让他的妈妈陷入危险,可现在又该怎么办。

    是的,南宫嫣偷袭了孙筱然却沒有让孙筱然死亡,南宫嫣知道留着孙筱然这条命或许还有用,所以就饶过了孙筱然的那条命,沒用的时候再杀了就好了。

    “彦杰,走吧”潇白觉得时间到了所以叫着彦杰。

    “嗯。”

    另一边洛夜站在在医院里站在病房的窗前看着伊子蓝的睡颜,他想要过着安安稳稳的生活。

    不知道老爸那里怎么样,而此时在杨家。

    杨天正疲惫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熟悉的一切,房间,装饰,还有桌子上杨泽特意为他买的仙人掌,他明明记得他在山里的,他是做了一场梦吗

    对,小泽,小泽。杨天正慌张的跳下床穿上鞋子到处去寻找着杨泽的身影。

    “小泽,小泽,你在哪里小泽”家里的下人听到杨天正的叫喊不觉得很奇怪,少爷怎么了

    下人们从四面八方來到杨天正这里询问着杨天正怎么了,杨天正沒有理谁,自顾自的寻找着杨泽的身影,却沒有找到。

    难道那是真的不,他宁愿是一个梦。

    杨天正全身瘫软的坐在沙发上,这个梦好真实,真实的他不敢去寻找事情的真假。

    杨天正听到厨房里有什么声音,赶紧快着跑去厨房却看到了在厨房里的洛明达。

    因为厨房的门是关着的,密闭性也是很好,所以里面的洛明达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天正推开门进去,洛明达刚好视线看向门的这边,两个人的视线相撞。

    杨天正的第一反应就是:“哥,你知不知道小泽在哪里”

    听到杨天正的问话,洛明达的眼神有些不自然。杨天正接着追问:

    “哥,难道那不是梦哥,你告诉我那不是梦,洛夜沒有杀掉小泽对不对”

    面对杨天正一连串的追问,洛明达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个了。

    而杨天正则是想着如果小泽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杨天正是不会放过洛夜那个小子的就算不要这条老命他也要让洛夜偿命

    杨天正的情绪越來越激动,最后差点把脸都凑到洛明达的脸上,洛明达这才微微有些心虚的说出实情,原來那天的情况是这样子的。

    o75 杨泽无碍

    在洛夜知道孙筱然已经知道他跟杨泽是表兄弟的时候,洛夜就思考了所有孙筱然要利用这件事做什么的所有可能,最有可能的一种可能就是孙筱然想要利用这个关系让他们自相残杀。

    所以洛夜做好了充分了准备,所以当时洛夜就把自己身上最宝贵的那件类似于金丝软甲的东西给杨泽穿上了,好幸当时的孙筱然太自负,以为她做的天衣无缝所以就沒有去搜杨泽的身这件近似软甲就保存在了杨泽的身上。

    起先杨泽还是不愿意去穿的,但洛夜说孙筱然要对付的人第一个就是他,洛夜暂时也用不着,磨蹭了半天杨泽才收下。

    也许是老天果然是站在了洛夜他们这边的,孙筱然果然是叫洛夜去杀死杨泽的而不是叫杨泽去杀了洛夜,而杨泽似乎忘记了忘记这件事,所以杨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

    所以当杨泽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杨泽有一瞬间的惊讶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

    刀子插进皮肤的那种痛觉杨泽记得清清楚楚,原來死亡的感觉是那样的,可为什么自己沒有死呢杨泽明明记得自己被洛夜的刀给插进心脏那里,虽然有点偏,但也足够让自己死了不是么

    杨泽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他发现此刻的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个人胡思乱想。

    杨泽感觉自己的右半边脸又敷上了药并且好好的包扎了一番,那也就说洛夜他们成功的出來了

    那伊子蓝呢不知道有沒有事,杨泽的脖子也好像被什么顶住了,不能动弹。

    杨泽有些恼怒的想着他们那些人怎么可以把他一个人给扔在这里呢还是他不能动弹的情况下。

    洛夜他们虽然回到了安全的地方,但洛夜他们始终都沒有找到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白晨。不知道白晨是已经离开中国了还是怎么样,怪不得孙筱然敢那么猖獗的在白晨的地盘上做那些事情,并不是白晨不管而是白晨根本不在。

    洛夜还以为白晨是英勇就义跟孙筱然一样变成了不怕死了的人了,原來白晨是早料到今天的局面所以提前给躲到美国去了。

    真不知道白晨做这么些事情的原因。

    第二天当孙筱然醒來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床头的三个男人,不,确切的说是两个男人一个男孩,他们这么会在这里

    孙筱然揉了揉头,忽然想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三人,她居然沒有死,她还以为南宫嫣的那次偷袭就是直冲着她的命去的沒想到她居然沒有死,这是意外的惊喜吗

    警惕的看着这三个男人并且做出防卫的动作,他们想做什么杀了她现在白晨也跑了,还会再冒出第二个白晨來救她吗此刻的孙筱然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三人好笑的看着孙筱然在床上睁开眼睛,先是迷茫的眼神,再是不可置信的眼神,最后是恐惧的眼神,三人在心里早就冷笑多次了。

    他们要是想要杀死她还会容她活到现在吗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孙筱然害怕彦杰的折磨并不是怕他们杀死她。

    孙筱然经历过多少次的生死,经历过多少次的死里逃生,对于人世间的生生死死,孙筱然早就看透了,只要她活着那她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若是她死了,那便落得个清净。

    只是孙筱然这一生唯一惧怕的就是彦杰那次带给她的伤痛,那种痛中并带着快乐的享受,她不想要再去经历了,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死亡。

    孙筱然可能是因为才醒似乎忘记了她的手里还有彦杰他们想要的东西。

    “孙筱然。我问你你给我宝贝徒弟下的是什么毒,注册的是什么药剂说实话,否则我们要你生不如死”

    青山昨为三个男人当中年龄最大的,阅历最丰富的,脸皮最后的,手段最高明的男人所以第一个就问出了一个让潇白能够吐血的问題。

    这死老头,不是说不准问这么直接的吗这不等于告诉孙筱然那个女人说他们治不好伊子蓝的病所以才來找她的嘛

    这下好了,那个恶毒的女人又要得瑟了。

    果不其然孙筱然听到青山的问话,原本在床上躺着的孙筱然立马坐了起來,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眼神一一掠过三个人的脸庞。

    她怎么就把伊子蓝给忘了呢,哈哈,对了,伊子蓝现在肯定是会生不如死的,虽然她现在是肯定见不了伊子蓝更不能指使伊子蓝做什么事情的,但是伊子蓝的毒已经涉及五脏六腑,是那么容易就被救活的吗他们也太小瞧她孙筱然了。

    孙筱然得意的说:“怎么样伊子蓝的毒不好解吧,你们就每天守在伊子蓝身边就好了,防止啊”

    孙筱然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继而说道:“不小心给挂了,那你们岂不是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哈哈哈哈~”

    “你毒妇”青山说着上前就给了孙筱然一巴掌,潇白跟彦杰都沒有阻止,这个女人是要好好的教训下了。

    啪的一声,孙筱然停止了笑,孙筱然的脸上只感觉火辣辣的疼,这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她都是被人给捧在手心里的,哪里遭受过这样的屈辱,但情势所逼,孙筱然也知道自己不能像是从前那样任由着自己的脾气胡來了,时能忍气吞声的把这句话给咽下去。

    但她要他们知道,她孙筱然也不是好欺负的。

    “你们今天给我的一切,來日都会一一数还给你们,不要忘了,我让伊子蓝生,她就生;我让伊子蓝死,她就死”

    “孙筱然,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说不说如何救伊子蓝”

    潇白冷着声音问道,而青山被彦杰给拉到了后面。像潇白这种平时嘻嘻哈哈的人到了关键时刻也是才会爆发的,现在潇白变的这么冷,也是因为孙筱然是彻彻底底的惹怒了潇白。

    o76 风平浪静

    他堂堂潇白,在上有哪个听见他的名声不绕道而走这个女人居然三番两次的挑衅他,这是不想活了

    看见这个平时一副喜庆样子的男人现在也变得跟洛夜一样那么冷,孙筱然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惹怒了她。

    “不说又怎么样有本事你们杀了我啊”

    “你觉得凭我杰出的本少跟医怪这两个人的医术会比不上你一个连医生都不算的半吊子如果我是你活的这么累还不如早登仙界去了。彦杰,我们走你们暗夜堂最近不是新出了什么什么的,让她尝试一下”

    潇白带着青山,彦杰离开了这里。

    “你们有沒有注意到孙筱然语气里的猖狂还有她说的话”

    “嗯。有问題”青山愤怒的说着。

    “对,这个孙筱然一定有伊子蓝毒的解药,彦杰你跟她最了解,你有沒有办法让孙筱然说出真相啊”

    彦杰小小的脑袋一弯看起來十分的萌,看的潇白真恨不得扑上去在彦杰的小脸蛋上亲几口。

    彦杰看到潇白如狼似虎的眼神,轻咳了一声然后站好说:“我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哪里知道怎么才能让孙筱然说出解药啊1”

    潇白白了彦杰一眼:“你若是普通的小孩子,那么这个世上就沒有真正的小孩子,快说,你一定有什么办法”

    “我真的是一个小孩子1”

    “喂,彦杰,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两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而青山转过头看了门里一眼,孙筱然沒有能力逃出來,那到底里面有什么是在吸引着他

    摇了摇头然后跟上潇白跟彦杰的步子。

    一切事情真的似乎已经尘埃落定了,当听说洛夜他们获救之后,白雪也蹦蹦跳跳的凑了一份热闹,热情的跟洛夜聊了一会天,虽然洛夜对她一直是冷冰冰的,但洛夜这样冷酷的男人恰好是白雪喜欢的sty1e,再加上曾经洛夜救过白雪的命,所以白雪自然乐意跟洛夜在一起聊天的。

    若不是因为白雪后面跟來的人催了,白雪今晚就不走了陪洛夜在这里照看伊子蓝。

    终于在一番人的劝阻之下白雪这位姑奶奶终于离开了这里,洛夜也松了一口气。

    现在伊子蓝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也是到了该去找白慕尘的时候了,这件事情不能让步子换去承担,洛夜知道步子换能够让白慕尘去帮他,虽然是有白雪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白慕尘能够纵横,纵横白道那么多年,必定是有他的精明之处的,就算是要受罚也不能让步子换一个人去受罚。

    所幸他的伤势不是很重,孙筱然给他下的药也被青山给完全清楚了。找个时间跟步子换去找白慕尘吧

    而洛夜浑然不知的是现在的步子换已经到了白慕尘的面前。

    步子换感到前方巨大的压力袭來,他也知道那股压力來自谁,白慕尘,那个神一般的男人却也是恶魔一般的男人

    这次的行动虽然得到了白慕尘暗地里的支持,可明面上是打着把给打回去的口号的,可在那座山里并沒有发现白晨的踪迹,所以在众和白慕尘的眼里,步子换就是耍了他们

    步子换在來到这里的时候就沒有想着要回去,他也不想要拉着洛夜一起來,那无非是多一条人命罢了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步子换也知道白慕尘要的是什么解释,可是步子换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说,说白晨因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提前逃了说他也不知道白晨去哪里了

    这虽然是实话,可是在别人的眼里,有谁信吗

    当初就是料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步子换才会那么一直忧心忡忡,沒有想到真的是这种结局,幸好的是洛夜他们给救出來了,不然步子换若是死在了孙筱然的手里,那可真的是死不瞑目了。

    当初步子换想过如过他有幸抓到白晨,那么他也会因为算计过白慕尘的事情而被白慕尘容不下,如果他沒幸抓不到白晨,那么他步子换就会背上欺骗白慕尘,耍整个人的罪名,一样是万劫不复。

    只是希望在他死后洛夜能够照顾好步氏跟他妈跟素心了。

    步子换的沉默并沒有得到白慕尘的停止追问。

    “步子换,我让你给我一个解释。你这是默认了吗”

    听得出白慕尘已经沒有耐心跟步子换耗下去了,巨大的压力让步子换踹不过气。

    叹了一口气步子换说:“白老大,如果我说美国黑帮的头领已经秘密逃回美国了,您会信么”

    “你觉得呢”白慕尘沒有答话,直接把这句话给丢给了步子换让步子换來回答。

    “白老大,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我也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所以我请白老大给我几天的时间让我查清楚真相,可不可以”

    步子换不甘心的说着,他可以死,但一定要死的有价值,不然怎么对得起他这么多天精心策划的计划呢

    “你说需要多长时间,步子换,这次你要我怎么跟上的兄弟去交代”

    白慕尘厉声询问着,誓不罢休的样子让这空静的房子里产生了巨大无比的压力,谁都暗叹着步子换的不自量力跟不知死活。

    “白老大,这件事是我的能力的问題如果严实把关就不会让白晨给逃了,而且对于上的兄弟,我甘愿接受惩罚,但是白老大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不然我死的不明不白也不利于白老大您的威望啊”

    当步子换说完这些话,步子换都觉得自己的后背浸湿了汗水,居然敢威胁白慕尘他这是找死不成

    白慕尘眉毛一挑,居高临下的看着步子换,话里有些玩味:

    “步子换,你是在威胁我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杀死你”

    接到白慕尘的示意,白慕尘的手下快速的到了步子换的跟前并且勒住了步子换的脖子</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请勿动粗》,方便以后阅读首席请勿动粗首席请勿动粗第35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请勿动粗首席请勿动粗第35部分阅读并对首席请勿动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