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

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第28部分阅读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作者不祥 本章: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第28部分阅读

    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因为南茜的风尘,南茜的世俗她根本不能和书雅相比。书雅就像超凡脱俗的女神,而她只是在世俗堆里生活的酒吧女。”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竟然发现书雅和沈君傲很亲热的手挽手出入一个郊区的菜场。我终于知道了我的所谓的好朋友竟然瞒着我夺走了我爱的女人。这是我难以容忍的。从那时起我就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把书雅抢过来。于是我开始在暗中进行我的计划。”

    “首先,我要拆散他们。很显然,我见到他们的那一次,他俩好像已经同居了,而且还是在郊区,而沈君傲应该是瞒着家里人的。其实沈君傲那时早已和家里摊牌,并且积极争取着和尹素卿离婚。这一点唐霸天是不知道的。所以我要做的只是告诉沈老爷子即可。当我把此事告诉沈老爷子时,他表现的确实很震惊。而且很快老爷子就行动起来。因为没有过多久,书雅就离开了a市,回到她的故乡b市。他们具体怎么分手我不是很清楚。但是看到他们分手我很开心。”

    “过了半个月,我终究没有忍住对书雅的想念,于是我决定前往b市,把书雅重新追回来。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到了b市,我才发现书雅竟然和童文斌结婚了。后来我才查清楚童文斌是她的青梅竹马,她那样匆匆结婚,原来是因为肚子里已经怀了沈君傲的孩子。我知道后心里既恨书雅的无情,可是我更恨沈君傲,他竟然和书雅有了孽种,而这个孽种,我当时恨不得把书雅绑到医院,让她把这个孽种打掉。但后来,我还是忍住了。我开始把这种恨全部转移到沈君傲身上。”

    “再次回到a市,我就开始处处和沈氏竞争,但是那时唐氏根基不牢,所以在与沈氏的竞争中屡屡遭败。而这种失败更让我痛恨沈君傲。就这样过了半年,我开始筹划怎么让沈君傲这个人在这个世上消失。因为他对我来说,不仅是背叛了我们的友情,而且还成了事业上的敌人,更可恨的是还夺走了我爱的女人。我已经不能容忍他在这个世上活着了。”

    “于是我让南茜假扮成书雅,约沈君傲出来见面。沈君傲接到南茜的电话,很是激动,他真的以为是书雅回心转意,前来找他的。所以他激动地直接开车来到约见的地点。他当然不知道他见到的其实根本不是林书雅。而南茜却以书雅的口吻告诉他,她从来没有爱过他,不仅不爱,而且还恨他入骨,编造了最残酷,恶毒的谎言解释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恨他。沈君傲深受刺激,所以在回去的路上发生车祸,送进医院抢救时变成了植物人。”

    “我知道后很开心。可是一想到b市的书雅还怀着他的孽种,我心里就又恨起来,这事成了我心中的一根刺。又过了半年,我再次回b市,暗中来到书雅和童文斌居住的地方,却发现书雅怀里已然抱着两三个月大的小女娃。我知道这是沈君傲和她的孽种。于是没有过多长时间,我就派了几个手下暗中把那个小女娃偷偷抱了过来。”

    “当我第一眼看到那个女娃时,发现那女娃长的更像沈君傲,这让我更恨,当时我真想一掌劈死这个孽种。可是后来感觉这样做太便宜了沈君傲。但我又不能面对她,于是我把她送进了孤儿院。

    就这样等到女孩在孤儿院长到四五岁时,我又萌生了一个更好的主意。如果这个女孩进了沈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沈君傲唯一的儿子做出苟且乱伦之事,那多大快人心。于是我稍作安排,尹素卿果真领养了这个女孩。”

    说到这儿,唐霸天停了下来。拿那双不屑的眼神去看沈洛寒:

    “现在,你该知道那个女娃是谁了吧她就是同你生活了二十年之久,昨晚你俩才洞房过的,你的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沈洛凡。沈洛寒,听到这儿,是不是很惊喜,亲妹妹成了枕边人哈哈哈”说到这儿他又张狂,得意的大笑起来。

    亲,文文明天三更,就会彻底结局,希望亲们多多关注,感兴趣的亲可以猜猜唐霸天会怎么死

    第2o2章:大结局五 本章字数:1797 最新更新时间:2o13o316 o8:35:4oo

    说到这儿,唐霸天停了下来,拿那双不屑的眼神去看沈洛寒:

    “现在,你该知道那个女娃是谁了吧她就是同你生活了二十年之久,昨晚你俩才洞房过的,你的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沈洛凡。沈洛寒,听到这儿,是不是很惊喜,亲妹妹成了枕边人哈哈哈”说完他又张狂,得意的大笑起来。

    可是还没容沈洛寒说话,原本瘫在地上的沈洛凡突然又惨呼一声,紧接着就状似痴呆的疯笑起来,她从地上爬起,一脸痴像的走到一个黑衣保镖跟前,伸出手笑嘻嘻的摸了一把黑衣男的脸,嘴里胡乱的喃喃着:

    “洛寒哥亲哥哥好好玩”

    唐霸天看到更是得意的狂笑起来:

    “真没想到她竟然被吓傻了哈哈”

    “唐霸天,够了。”沈洛寒突然朝着他愤怒的吼了一声,然后他对着门口喊了一声,“琉臣,你们该进来了。”

    这一声吩咐之后,但见另一个“沈洛寒”缓缓的从玄关处走来,紧跟着他进来的还有一个女人,当然她就是童若柳。这个“沈洛寒”一走进来,眼睛就死死的盯着沈洛凡看,那眼里含有太多的深情,还有对她的心疼。

    唐霸天看到这个“沈洛寒”走进来,他的眼珠子顿时瞪到最大,见到两个一模一样的沈洛寒,他简直不敢相信。可是当两个沈洛寒站到一起时,他才发现一个高一些,一个矮一些。

    其他人也很震惊,只除了疯笑着的沈洛凡,她还在不停的摸着男人的脸。可是当她想摸矮一些“沈洛寒”的脸时,她左右看看并排站着的两人,竟然像被开水烫了似的双脚直朝后跳去:

    “咦,怎么一模一样”

    矮一些的“沈洛寒”顿时扭转身,伸手朝自己的脸上一抹,等到再转回来时,尹琉臣俊朗的脸庞就现了出来,而他的手上是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

    此时尹琉臣一脸怜惜的走到沈洛凡身边,拉住她的一只手,说道:

    “洛凡,别难过,其实昨晚是我。”

    沈洛凡听他这么一说,怔了一下,定定的看他一会,然后忽然挣开他的手,尖叫一声,紧接着就朝门外跑去。

    尹琉臣似乎也愣了,他没有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她知道昨晚是自己,不应该高兴吗可此刻他却忘了,沈洛凡从来没有爱过他,她又怎么会接受这种状况

    “琉臣,别发愣,快去追啊,不能让她再出事。”若柳在一旁急的扯着尹琉臣的衣袖说道。此刻她也知道了沈洛凡原来竟然是自己一母所生的姐姐。

    尹琉臣这才慌张的跑出客厅去追沈洛凡。

    唐霸天看着这一切,他的老脸早已怒意横生:

    “沈洛寒,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

    “哪里,我这一招还是跟你老学的。你能造出第二个林书雅,我为什么不能造出第二个沈洛寒只是这次害你筹划那么多年的计划失败,还真是不好意思。”沈洛寒冷冷的讽刺着他。

    “好,沈洛寒,算你厉害。”说着他突然一个退步,两个黑衣保镖同时从腰间拔出手枪,把枪口对准了沈洛寒和童若柳。

    “沈洛寒,今晚我是不会让你活着出去的。”他脸色狰狞的说道。

    “是吗那就看看今晚到底谁是那个不能活着出去的人”沈洛寒搂紧了身边站着的若柳,一脸冷然的说道。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唐霸天再拿若柳当人质威胁他。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两声惨呼声,那两个黑衣保镖的枪几乎同时落地,此刻他们一膝跪地,正在扼腕痛呼。

    紧接着几个人影快步奔到客厅。其中两人已快步跑到黑衣保镖跟前,把那两个黑衣保镖快速制住,带出客厅。但见秃鹫,萧炎,还有一身便服的顾毓北已经来到房里,还有几个穿着紧身黑衣的天和帮的弟子。

    唐兴看到大事不妙,急忙从衣袋里取出一个哨子,放在嘴边朝着门口的方向吹了起来。响亮的哨声过后,门口仍然安静如前。他慌了,憋红脸又想再吹。

    这时顾毓北冷冷的睨他一眼,面带不屑的说了一句:

    “唐兴,再使劲吹也没用。你们埋伏的人早已经被处理了。”

    唐兴一听,知道事情不妙,他立刻一边摸出手枪对准他们,一边朝着身后退去。

    却见秃鹫手一扬,一只金钱镖插进他的手腕处,这边已有两个天和帮的弟子跑过去制住了他。

    “哈哈哈沈洛寒,算你厉害,可是你敢杀我吗看看我给你送了什么大礼”大笑之后就看到从二楼下来一行四人。尹素卿,尹振邦两人分别被两名穿着武士服的冰山男用枪指着太阳岤缓缓走下来。

    “洛寒”尹素卿看到沈洛寒,不由面带惶恐的喊了一声。

    尹振邦只是绷着脸,一脸愤然的瞪了唐霸天一眼。

    沈洛寒看了眼底一片暗沉,他这次真是太大意了,认为尹素卿去了尹家,应该安全了,却没想到还是被唐霸天钻了空子,竟然让他绑架了自己的母亲和外公。

    “霸天,不要一错再错了,放了他们,让自己少些罪孽,来世好脱胎重新做人。”这时玄关处突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

    所有人都同时把脸转向门口。

    但见一个皮肤白皙,梳着个发髻的中年女人缓步走了进来。

    第2o3章:大结局六 本章字数:2589 最新更新时间:2o13o316 o7:55:48o

    “南茜,你来了,太好了,过来,快过来。”唐霸天看到她很激动。

    若柳看到南茜大吃一惊,她不由挣脱沈洛寒的搂抱,像是受到吸引似的朝着她迈去,眼里早已氤氲一层水雾:

    “妈妈,是你吗原来你还在”

    南茜停住脚步,看着一脸激动,缓缓朝着自己走来,一脸痴迷的若柳,她脸上也不禁动容起来:

    “你就是当年那个爱玩秋千的小女孩是亦琛深爱的童若柳”

    “你不是妈妈吗为什么这么说”若柳停在她身边,看着这个和自己长得相像的女人,带着疑惑,颤声问道。

    “柳,她不是你妈,她是唐亦琛的母亲,南茜。”沈洛寒在她身后说了一句。

    “啊,你是亦琛的妈妈,可是你真的好像我妈妈。”若柳站在她面前,仍然痴痴的望着她,就好像面前的女人真的是林书雅似的。

    “孩子,我是南茜,是亦琛和诗琪的母亲,我不是林书雅。知道吗就是因为我这张酷似你妈的脸,才害得我这一生不能像个正常人生活。”南茜一脸沉痛的说道。说完她就把脸转向唐霸天,“霸天,今晚我是来赎罪的,我们的儿子已经因为我俩的罪孽而死,我不能让他死不瞑目。”唐霸天听她这么一说,从鼻孔里冷哼一声,他扭转头,不再看她。

    “柳柳,你爸妈在世都是这么喊你的,让我也这样称呼你,好吗”此刻南茜又把视线移到若柳身上,一脸哀求的看着她。

    “嗯,当然可以,你真的好像妈妈。”若柳眼里已有泪花闪现。看着那张酷似林书雅的面孔,听着她喊“柳柳”,她就觉得妈妈真的在自己面前了。

    “柳柳,我主要是来向你赔罪的。知道吗你妈妈林书雅,其实是我害死的。”南茜眼里含着浓重的歉疚之色,她幽幽说道,声音不是很大,却如一个响雷炸在若柳的心头。

    若柳听了,身子立刻后退一大步,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你你在说什么”她震惊又痛苦的说道。

    其他人也都被震住。

    “南茜,想清楚在说话。”此时唐霸天忽然冷声插了一句。

    “霸天,我想的够清楚了。这些年我都在忏悔中生活。特别是亦琛离开了之后,我想的更多。我清楚自己罪孽深重,所以我今晚一定要把这一切都给了结了。”南茜转身对唐霸天说道,说完又再次转向若柳。她伸出一只苍白,纤瘦的手,拉着若柳的一只手,眼里露出愧疚,痛苦:

    “柳柳,我这一辈做了三件昧良心的事,其中一件就是对你母亲。当年我遇到霸天,成为你妈的替代品陪在霸天的身边。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痛苦,我爱的男人从来没有爱过我,只是把我当成他心爱女人的替品。那时我是既羡慕又嫉妒那个叫林书雅的女人。后来,我有了亦琛,又有了诗琪,我的心便渐渐转移到我的两个孩子身上。”

    “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爱的男人那么绝情,在我生下诗琪没有多久就把我的两个孩子从我身边夺走。那时我好恨,恨霸天的无情,但我更想我的孩子。孩子抱到唐家老宅,他们根本不让我见。于是我经常偷偷跑到唐宅,只为了能远远的看看我两个孩子。但是即使是这样最终还是被霸天发现了。他恼,他对我拳打脚踢。那时我对霸天简直是恨之入骨。我想让他更痛苦,可是我又不能对他怎样。想想他在酒醉之时,他在睡意朦胧之时,经常喊着书雅书雅,于是我把对他的恨渐渐转移到了林书雅身上。就这样过了一年多,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没有见过一面的林书雅的恨不仅没有减退,反而恨意更浓。”

    “后来有一天,霸天偷偷去了b市,我也偷偷跟踪他来到b市。然后我看到了过着幸福生活的林书雅。当时她坐在树下草地上,手中织着一件毛线衣。树下的秋千架上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在快乐的荡秋千。小女孩在秋千架上兴奋地朝着她喊:

    妈妈,妈妈,柳柳越荡越高啦

    这时林书雅就会抬脸笑着叮嘱小女孩一句:柳柳,要注意一点。

    看着这么幸福的母女俩,我的心嫉妒的发狂。凭什么,我就要和我的孩子骨肉分离。而她,林书雅,却能那么幸福的和自己的孩子,男人生活在一起”

    “所以那天,我没有回a市,我找了两个混黑道的混混,把自己给了他们享受一晚上。第二天,那两人按着我的吩咐,一大早就来到林书雅的住所,他们爬到挂着秋千架的树上,把挂着秋千的那棵粗大的树干偷偷的锯了一大半。第二天,当林书雅母女再来树下玩时,小女孩的秋千还没有荡几下,那根粗大的树干就“咔嚓”一声从根部断掉,女孩被抛到草地上哇哇大哭。而树下的林书雅却正好被折断的树干砸中脑部其实那时我并没有害死她的心,我只是想要吓唬吓唬她而已,我没有想到会那么巧,树干正好砸中她的大脑。”

    “当我在暗处看到这一切,我立刻吓得偷偷跑回a市。而霸天却在当天上午就重新回到b市林书雅的住所,并且发现了林书雅出事。原来他昨晚回a市没有见到我,故这天一大早就重新回到b市,回到林书雅和童文斌的住所来找我。霸天知道了这件事,一方面威胁童文斌不许向外界宣扬林书雅的死讯。一方面他又快速回到a市,很快他就找到我,并一气之下把我囚禁在了地下密室里。就这样我被关在地下一关就是二十多年。”

    “霸天,你好狠的心啊。”

    说到最后她又把脸转向唐霸天,一脸的痛苦。

    “南茜,你还好意思说,你把我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害死了,我只是把你关起来,并没有要了你的命,你应该感到很幸运了。”唐霸天却冷冷说道,一脸的无情。

    “霸天,我能不知道你,你不杀我,只是因为我长了一张酷似林书雅的脸,因为你知道留着我对付沈君傲就容易多了,不是吗”说完她不再看唐霸天,而是把视线转到了沈洛寒的脸上,“就是因为这张脸,我被唐霸天威逼着做了让我后悔一生的另外两件错事我假扮林书雅,和你爸沈傲君见了两次面。一次是二十多年的那场车祸前夕,一次是二十多后医院里,沈傲君醒来之时。这两次见面我都用了世上最无情最狠毒的话来刺激沈君傲,让他误认为林书雅不仅不爱他,反而还恨他入骨。特别是当他听我说林书雅当年是怀着身孕离开他的,可是因为恨,她把那个女孩生下来后又亲手掐死了那个女孩他简直是痛苦的无与伦比”说到这儿她说不下去了,她有些哽咽,低泣起来。

    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她一人在说,似乎都被她说的震撼住了。

    特别是尹素卿,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深的爱恨情仇,而此刻,她终于清楚,南茜有多爱唐霸天,而沈君傲又是有多爱林书雅。因为爱之深,所以恨之切。

    沈君傲临死时的情景再次在眼前浮现:他咬牙切齿,满脸涨红,额头青筋暴起:“书雅,你你好狠”

    原来,他真的从没有爱过自己,他自始至终爱的都是林书雅。她从心底升起一抹悲凉,尹素卿,你这一辈子活的是什么自己的丈夫竟然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她的脸上不由露出苦笑,她顿觉心灰意冷。现在,她真希望身边拿枪指着自己的男人能够痛快的给她一枪。

    第2o4章:大结局七 本章字数:213o 最新更新时间:2o13o316 13:16:34o

    这时南茜忽然又抬起头,惨白着脸看向沈洛寒:

    “沈先生,如果你想替你爸报仇,我没有二话,可是,我还是想在服罪之前求你一件事。”

    沈洛寒紧绷着一张脸,良久,才从嘴里冒出两字:

    “请说。”

    “让我和霸天告个别,好吗”她一脸的哀求。

    沈洛寒眸光暗沉,片刻,才吐出一字:

    “好。”

    于是南茜又对若柳致歉,接着她缓缓朝着唐霸天走去。

    走到唐霸天跟前,她仰脸,一脸深情又带着一抹娇羞的说道:

    “霸天,搂搂我,好吗”唐霸天冷哼一声,把脸朝一侧转去。

    “霸天,求你,就这一次,看在我们有两个孩子的情分上,好吗”她又娇柔,深情的哀求道。

    南茜虽然已到中年,可是由于长期关在地下,很少与世人见面的缘故,她的声音仍如少女般甜美,轻柔,在加上她脸上的那一抹楚楚可怜,其他人听了都不忍拒绝。所以这一次唐霸天终于转过脸,面对她,瞪了她几秒钟,最终还是叹口气,伸出胳膊,把她消瘦,柔弱的身子搂在怀里。

    “霸天,我现在感到很幸福。这是我们二十多年都没有过的搂抱,我真的很幸福。”她把身子紧紧的贴在他的宽厚的胸膛里,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喃喃着。

    忽然,她扬起白皙,细腻的小脸,脸上洋溢着一抹灿烂的,幸福的微笑:

    “霸天,我爱你。”

    说完她突然一咬牙,只听得“扑哧”一声,唐霸天就感到自己胸口一股钻心刺骨的疼,他一把推开南茜,用手捂住腹部,一脸的震惊和愤怒:

    “南茜,你好狠。”但见唐霸天的胸口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有发乌的血不断从那刀口四周涌出,瞬间就染湿他的半个胸膛。

    这时只见南茜跑到他跟前,搂着他的身子,哭道:

    “霸天,是不是很痛是不是对不起,霸天,我是帮你解脱的。你看,我不会让你孤单的,我会随你而去的。”说完她就“哧”的一下拔出那匕首,接着就快速的朝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霸天,我来了。”说完这一句,只听见“铛”的一声,匕首从她手里滑落,掉到地上。她的身子却如一片枯叶,缓缓的落在地上,而脖子上鲜血却不断涌出。

    其他人都被这变故惊呆了。

    “南茜,你死有余辜,为什么要拖上我竟然还在匕首上涂了毒药。”唐霸天气得捂着胸口,忍痛朝着南茜逐渐变冷变硬的身体上踹去,一踹就是好几脚。

    沈洛寒看不下去了:

    “唐霸天,人都已死,为什么不让她安息”说着他阴沉着脸朝唐霸天走去。

    “沈洛寒哈哈哈你可真会多管闲事。”唐霸天仍然捂住胸部,疯笑起来,“好,既然你来了,我就告诉你最后一个秘密,这绝对绝对是能让你兴奋的秘密哈哈”

    “什么秘密我不稀罕听。”沈洛寒已来到他们身边,他弯身想把南茜的身体扶起,这时唐霸天却弯下身来,脸上带着一抹邪佞,阴笑着,用着只有沈洛寒一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告诉你,这个秘密这世上只有我知道,你绝对要听。知道童若柳是谁吗林书雅当年生的是一胞双姊妹,我只抱走一”

    沈洛寒听了勃然大怒,没有听完他就一拳朝唐霸天的胸膛击去,唐霸天的庞大身躯竟被他这一拳击飞几米远。可是他仍然不解恨,赤着双目,握紧拳头,大步走到唐霸天的身边,蹲下,曲起一膝,开始一拳拳朝着唐霸天的身上不停的捶去,他一边捶,一边怒声骂道:

    “混帐东西,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其他人都不知道唐霸天说了什么,只看见沈洛寒把唐霸天一拳打倒在地后,他又疯了似的一拳拳朝着唐霸天早已血肉模糊的胸膛捶去。他们从来没有看到如此失态,如此愤怒的沈洛寒。

    若柳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朝着他们走去,担心的喊了一句:

    “寒”

    可是沈洛寒仍然是置若罔闻,只是一拳拳的打着,嘴里不住的骂着。

    唐霸天被沈洛寒打到最后,身子早已蜷成一团,他的胸部已一片狼藉。他的面部,嘴 ,眼也因为中毒而乌紫,暗黑且变得狰狞不堪。可是他却仍然狂笑不止,仍然不要命的说着:

    “沈洛寒哈哈哈打啊再打你这一辈子也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哈哈哈”

    渐渐地,唐霸天感到自己越来越没有力气,渐渐的他感到眼前一片发黑他努力的仰着脖子,看到林书雅一脸担心的朝着他走来,他徒劳的伸出一只手:

    “书雅,你来了真好你看我一直都舍不得伤害你书雅书雅”他越说,声音越低,最后,终于他头一垂,手一落,身子变得直挺挺起来。

    若柳走到沈洛寒身边,看着陷入疯狂的沈洛寒,眼里的泪不知何时早已落下来,她蹲下身子,一把搂住沈洛寒:

    “寒别打了他已经死了”

    沈洛寒感到一个柔软,馨香的身子搂住自己,那熟悉的气息让他身子一顿,他似乎一下子清醒过来。转身,看到搂着自己的若柳,看着一脸担心,显得凄楚的若柳,他忽然脸现慌恐,大手朝前一推,若柳就被他推到在地。

    “不要,不要碰我”他慌乱的低喃着,然后就直接起身,仓皇的朝着外面大步走去。

    “寒,你怎么了”若柳身子蹲坐在地上,仰着小脸,凄惨的喊他一声。

    “大哥”

    “老大”萧炎和顾毓北几乎同时出口。

    可是沈洛寒却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呼喊,仍然自顾自的如失了神似的走了出去。

    这时若柳再也顾不得什么了,急忙从地上爬起,朝着门外跑去。

    后来,那两个本来绑架尹素卿和尹振邦的武士男,看到唐霸天死了,他们几乎同一时间的抽回自己的枪,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唐霸天已死,他们自然清楚自己没必要为一个死人卖命。

    当天晚上,唐霸天成立,领导的唐帮就被警察端了老窝,唐帮从此彻底消失。

    亲,正文部分到此结束,谢谢亲们的一路支持,谢谢哦,明天,还会更一个尾声

    第2o5章:尾声必看 本章字数:1594 最新更新时间:2o13o316 17:4o:o9o

    半年后。

    a市一处公共墓地前,并排站着一男一女。男子高大,英挺;女子纤柔,娇美。两人手中各捧一束鲜花,一脸肃然的把鲜花先后放在墓前。墓碑上,刻着:沈君傲之墓。这一男一女就是沈洛寒和童若柳。他们已经看望过唐亦琛,南茜。之后才来到沈君傲的墓前。望着墓碑上沈君傲面露笑意的俊朗的脸,沈洛寒不禁眸色深沉。片刻,他才沉声开口:

    “爸,我和柳来看你了。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爸,你快当爷爷了。柳已经怀了我们沈家的后代。爸,听到这个消息你一定很开心吧。”沈洛寒说到这儿情不自禁把身边的小女人搂在怀里,接着继续说道,“爸,我和柳已经商量好了。我们打算把林妈妈和童爸爸的墓也迁到此地和你作伴,你说好吗”

    墓碑上的沈君傲但笑不语。

    其实此刻沈洛寒和童若柳已结婚好几个月了。半年前的那晚,沈洛寒虽然被唐霸天临死之时说的话刺激到,但他很快就清醒过来。后来他和若柳去医院做了个亲子鉴定,鉴定结果两人是亲生兄妹的几率为1。

    之后两人的婚事就开始积极筹划中。经过那一晚,尹素卿也看清楚很多事情。她懂得了“爱”在婚姻中的重要性,也明白了无爱的婚姻生活是多么的痛苦,所以她不再反对他们。

    等到结婚前夕沈洛寒陪着若柳又回了b市林书雅和童文斌的居住地一趟,在那儿他们又发现了一本林书雅生前的日记。从日记里他们更进一步清楚了若柳是林书雅和童文斌的亲生女儿。

    原来当年林书雅生的第一个女儿确实是沈君傲的。这个孩子被抱走后,林书雅整日悲戚生活。童文斌看了用他的温柔体贴,来疼爱着她,抚慰着她。为了能够让她早日走出悲痛,童文斌提出希望两人能生个孩子来代替丢失的孩子,安抚林书雅那颗受伤的心。而那时林书雅也渐渐被童文斌的爱所感。所以一年之后两人果真心想事成有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这个女孩就是后来的童若柳。

    其实沈洛凡比童若柳大了整整一周多岁。唐霸天最后之所以那样说,说到底还是不愿放过沈洛寒,故意那样说来让沈洛寒痛苦的。

    知道这些之后,他们只能感叹唐霸天的死不悔改,阴险恶毒。

    再后来,洛把唐氏接管整顿重组,使它成为洛旗下的一个分公司。而沈洛寒则把这个分公司全权交由高郎来经营管理,把这作为对唐亦琛的一种报答。

    沈洛凡在那一晚清醒之后就去了法国。她决心要在那儿重新学习,从头来过。尹琉臣一直都没有谈女朋友,他一直在等她。

    回忆到这儿,此时靠在沈洛寒怀里的若柳轻轻开口:

    “爸爸,虽然生前我没有见过您一面,可是我却知道您一定是个优秀,出色的男人。所以我的妈妈即使最后几年是和我爸生活在一起,但她却真心爱的是您。您不要再恨妈妈了。她从来没有忘记过您,更没有恨过您,其实她这一生唯一,真正爱的男人就是您。我想,您没能和我妈长相厮守,心里一定会很遗憾吧但是,现在,您不用遗憾了,我和寒会延续您和妈的爱,我们会替您们厮守一生,幸福一生的。”说到这儿,她不由抬脸看向沈洛寒。

    此刻,沈洛寒也正一脸感动的凝视着她,两人四目深情相视,若柳拉起他的一只手,水眸充满无限柔情:

    “执子之手,陪你一生风霜。”她轻轻地说道,更像是在沈君傲面前宣誓。

    沈洛寒胸中溢满感动,垂首,在她额上轻轻一吻,然后把俊脸伸向她的耳畔,

    “携子之心,许你一世情深。”

    两人紧紧相拥,都用最真诚的誓言在沈君傲面前表白了对对方的无限爱意。

    此时风过,送来阵阵花香,沁人心脾。

    景醉人醉此情更令人心醉。

    全文完</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方便以后阅读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第28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第28部分阅读并对豪门续爱:契约恋人30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